趣彩彩票安卓-趣彩彩票下载

苏茉回到家都准备睡觉的时候听到了门铃声这么

 高个子男生沈磊是个很健谈性格,“常听苏茉提起你。”
 
    “是吗?是说我这个上司很苛刻之类的坏话吧。”不然她也想不到苏茉能说他什么好话。
 
    对方微笑,“没有,她经常夸你,还天天拿我和你比,在她心里,总裁威武,我这个男朋友却满是缺点。”
 
    “喂。”苏茉尴尬的对身旁的沈磊使眼色,沈磊却低眸对她宠溺的微笑,“怎么还害羞了。”
 
    “……”苏茉表示,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常景浩意味复杂的浅笑着,他的城府太深,一般人可不是他的对手,苏茉扯了扯沈磊的衣袖,“走啦。”
 
    苏茉拉着沈磊潜逃犯似的从常景浩面前溜走,常景浩不动声色的看着,出了餐厅之后,沈磊态度大转变的说,“怎么?怕我欺负他啊?”
 
    “不是,是我不想看到他。”苏茉。
 
    沈磊,“所以你连班都不上了,窝囊的自己躲在家里?”
 
    “我哪有,我只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在家休息一段时间。”苏茉。
 
    “你不觉得你这样待在他的身边,是在自己欺负自己吗?”沈磊为苏茉打抱不平。
 
    苏茉拉着沈磊上了公交车,“哎呀,大人的事你小孩子少管,你又不懂。”
 
    沈磊被当做小孩子很无语,“是,我不懂,但我至少看的明白,他现在这样叫欺人太甚。”
 
    “他又没欺负我。”苏茉拉着公交车上的手柄,低着头自言自语,她脑海里现在想的是,常景浩是和谁去的情侣餐厅呢?
 
    ……
 
 第153章 一个人煎熬,两个人坠亡
 
    还有俩人也还在闹着,仲立夏被明泽楷一路连拉带拽的走在,路上的行人都不由的回头看这对明显是在吵架的情侣。
 
    “明泽楷,你凭什么取消我的婚礼啊?我告诉你,我要是嫁不出去,我赖你一辈子。”
 
    明泽楷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一路都在怪他的仲立夏,仲立夏以为,他会说,那就赖一辈子吧。
 
    可他没有,他真的很气人,很气人。
 
    他说,“等我走了你再嫁。”
 
    仲立夏生气的问他,“你去哪儿啊?你是要死了吗?你既然要无私,就别自私。”
 
    仲立夏用力的甩开他的手,“明泽楷,你不娶我,就别管我嫁给谁。”
 
    明泽楷站在原地凝望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他今天下午无意中在她房间的抽屉里看到了她订制好的结婚请柬,打开后看到上面的名字,他才恍然大悟,从一开始,她就在诱他入局,这场婚礼,是她的逼婚。
 
    新郎,明泽楷。
 
    新娘,仲立夏。
 
    无论是那枚对戒,还是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有关,他非常确定的是,他们知道他的隐瞒,所以才这么做的。
 
    他很清楚,仲立夏对他,是爱,不是施舍和怜悯,可他不能利用她对他的爱,就拴着她一辈子。
 
    ……
 
    苏茉回到家都准备睡觉的时候听到了门铃声,这么晚了,她想不到会是谁?如果不是因为今晚表弟刚好住在她这里,她连门都不会去开。
 
    所以,在可视门铃的显示器上看到是那个人的时候,她除了意外,没有其他的任何感受。
 
    门没开,只按了声控键,“有事吗?”
 
    她的防备意识很强,也可能只是针对于他,站在门外的常景浩直接命令,“开门。”
 
    苏茉并没有很听话,她说,“很晚了,我都准备睡了,有什么事,你电话打给我,或者改日再说吧。”
 
    常景浩拧眉,已经开始很不耐烦,重复刚才的话,“先开门。”
 
    她才不要,他无论解决任何事情都是用同一个方法,而今天表弟沈磊住她这里,她是不可能开门的。
 
    刚洗完澡的沈磊从浴室出来,“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苏茉对沈磊做嘘声的动作,他这么大声,外面的常景浩肯定听到了,这不是给她惹麻烦吗。
 
    就苏茉的这一个胆小如鼠的表情动作,沈磊就猜出站在外面的人是谁,刚好可以提堂姐报复一下那男的。
 
    常景浩表情很阴沉,冷声质问,“你和他住在一起?”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