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彩彩票安卓-趣彩彩票下载

人连刀都懒得挥舞光是用火器就打烂了对方大半

果然毛少主才是天纵英才,短短的时间内就拥有了如此的势力,他德川甲亢,将会重新书写新的辉煌。
 
    甲亢同志激动了,而他作为一个颇有素养的指挥者,也完美的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僧人们给团团的围了起来。
 
    “哈哈哈!束手就擒吧,我们大寇国最敬佩武士,还能给你们一个体面的死法。”
 
    “我允许你们自裁!”
 
    听完了对方最高指挥官如同神经病一般的喊话,对面的少林僧人们莫名的就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居于棍阵最中央压阵的归元大和尚刚伸出手来喊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个棍阵当中年纪最小,也是最好玩,最喜欢被香客们调笑逗趣的真凡师弟就开了口:“奶奶个腿儿!弄死你!”
 
    此处请参照南河口音。
 
    而听到了自家师侄师弟如此说话,别说真凡的同辈师哥们了,就是持重的归元也是嘴角一阵抽抽。
 
    到底还要保持高僧的风范,归元打算继续装一个逼:“慎言!真凡师侄!”
 
    “好的师叔!那我这样说!对面的施主,请你过来,让我的棍子与你的头颅轻轻的碰撞一下!劳烦了!”
 
    还是要弄死他!
 
    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德川甲亢再也无法忍受与对方废话了,他将手中传承了多年的武士刀高高的挥起,下达了今晚属于他最后的一次命令:“勇士们效忠主公的时刻到了,给我把这群和尚拿下!”
 
    “让我们冲破这最后一道阻碍,与那些已经冲入城镇内的前头部队汇合!”
 
    “让闵镇永远的记住,这里曾经插入过毛主公的旗帜,是我德川家荣誉的象征!”
 
    “冲啊!!”
 
    得好!
 
    已经悄悄的从侧面登录,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些海贼们们偷偷掩藏起来的船只找到,并且悄无声息将船小分队具都宰了了的大名水师官兵们,在听到了德川甲亢那振奋人心的话语之后,具都将手中的水师长刀往肩膀上一抗,齐刷刷的给对方的言论鼓起掌来。
 
    近千号人在海岸边上悄无声息的摸上来,却因为这噼里啪啦震天响的掌声,暴露了所有人的踪迹。
 
    “什么人?!”
 
    听到了多出来的声音的德川甲亢,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就看到了铠甲明亮,刀剑上膛的一队队列阵整齐的大名水师,排排站的蹲在他的身后,给他鼓掌呢。
 
    幻觉,这一切都是幻觉,先是得道高僧一般的和尚,说是要弄死他,然后又是大名最精锐的本应该在几百海里外例行巡逻的水师,现如今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这一切都是幻觉!
 
    死不承认的德川甲亢,依然十分固执的朝着前方的和尚挥舞着战刀,脚下不停,口中仍然呼喊着向前冲的口号。
 
    他仿佛置身于只有自己的世界,眼中也只剩下了一个目标。
 
    这般掩耳盗铃的行为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好运,反倒是因为他这一与众不同的反应,让甲亢自己一人就突然出现在了众位僧人的面前。
 
    你问其他的人去哪里了?
 
    还用问吗?
 
    后边的水师官兵大部队已经压上来了,他们要是还傻不愣登的跟着他们的指挥官往前冲,那就只有一种结果,被对方那大长刀从后背扎的透心凉齐飞扬啊!
 
    那些并不是傻帽的贼众们,正抄着手中的家伙做着最后的抵抗,哪里还顾得上他们那脑袋有问题的长官啊。
 
    这种孤身一人单挑二十人的局面,就这样明晃晃的生了,也让一直被留在后方,看守着后缴获的贼匪小船的顾铮,乐了。
 
    这位还是海上霸主游戏里的一个有名有姓的武将呢,上边的武力值已经明晃晃的达到了85之多,只不过这可怜的刚刚达到4o的智商,也不知道那个系统的宿主是怎么这么想不开,就把这位给派了过来的。
 
    其实顾铮还真是冤枉了人家毛少主,他倒是想找点武力值高智商也高的。
 
    可是在地图上擦肩而过的最牛逼的将领,他也压根不敢去找啊,别说去找了,就是距离那个人稍微近点,都有可能大业未成直接被咔嚓了。
 
    因为那个将领的人物指示明晃晃的是一个小红点,是敌对势力的一方将领不说,这点子还红的巨大。
 
    武将收集录里边明晃晃的排在了水师将领的最前方,俞大有,武力95,智力88.
 
    就问你怕不怕?
 
    寇国就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人。
 
    所以毛文龙在矬子里拔将军,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平均值以上的水准的人,就忙不迭的给派了出来。
 
    再说了,如果他那个系统不出意外,这趟任务还真的就是有武力值就可足可以胜任了。
 
    可惜,没有如果。
 
    现如今的顾铮仔细的想了想,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惬意的往靠近那群僧人的小船的位置一靠,就用最舒服的姿势,观看起了八百罗汉虐蛤蟆的喜剧片。
 
    他在看到了那个要弄死甲亢的小师弟的棍子果真结结实实的捣在了对方的眼窝之上后,就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乐了起来。
 
    哎呦喂,笑死小爷了,来这边之后,天天神经都是紧绷着的,难得的乐呵一下,真是太有意思了。
 
    顾铮这边刚乐没两分钟呢,突然就只见一个黑影如同一个麻袋包一般的,朝着他所在的区域飞了过来,‘噗通’一下子就落在了他的脚边。
 
    顾铮这么定睛一瞧,好巧,正是被棍阵给挑飞了的德川甲亢。
 
    现在的他就和在脸上拔过火罐一般的,满头的印记。鼻涕口水糊的满脸都是,躺在顾铮的身边一动不动,昏厥了过去。
 
    看到贼匪都到了脚边,不能再躲懒的顾铮叹了一口气,就从船边上拖出一根绳子,慢条斯理的开始给这个海贼的现任最高指挥官的身上,打结。
 
    而当他把这一切的工作都做好了的时候,就主动的走到了归元僧人的身边,此时这位师叔身边的僧人们都已经自动自觉的融入到了剿匪的行列之中,只有他自己在战局之外从旁掠阵。
 
    占了别人便宜的顾铮,上去施了一个礼,指着德川的方向开口询问到:“大师,少林僧人擒获下来的将领我已经捆绑完毕,在向朝廷请功的时候,一定会特意指出你们的功勋。”
 
    听到这话,归元僧人反倒是诧异的摆手:“不可,不可!”
 
    “我等僧人皆是自愿从寺庙中请愿出战,并无任何的人请我们出山。”
 
    “更何况出家人四大皆空,本就对功名利禄无所要求。所求无非是百姓安康,朝廷稳定罢了。”
 
    “如果施主要登录功勋,无需顾忌我等,更何况看这边的情景,此处是水师必经的航线所在还有如此猖獗的海贼出没,那些偏远一些的海域,岂不是更加的不堪?”
 
    “我等在此修养一番,就会连夜赶往其他的城镇,小施主也无需挽留,太麻烦了。”
 
    不争不抢,高人风范啊!
 
    顾铮还做不到凭空抢人功勋的事情,他只是又深深的一施礼,就退回了自己的职责所在地。
 
    这五百多人的海贼,在寇国人的眼中那是顶顶多的势力了,可是在王千户的眼里,也只不过是他这个从五品的小官手底下的不过半的兵员而已。
 
    二打一已经挺欺负人的了,更何况自己这边的人连刀都懒得挥舞,光是用火器就打烂了对方大半的人头了。
 
    虽然在收集鼻子的工作中要困难一点,但是这场战役他解决的快啊。
 
    等到王千户押着仅存的几个尚在喘气的海贼走入到大名国的闵镇的时候,镇里先流窜进来的贼匪们,已经被提前离开的僧人们给抓到了衙门的大门口,排排坐的等待着这里最高长官县太爷的处理。
 
    而这些传奇一般的僧人们,则是顶着夜色,朝着另外一个需要他们的目标而去。
 
    现如今的县太爷是腿也不抖了,嘴巴也闭上了,当他耀武扬威的拿着手中的惊堂木敲着这些毫无反抗之力的海贼们的脑袋的时候,王千户的水师们也到达了这个还算是没受到大糟蹋的县衙。
 
    待到他们将琐事办完,这一文一武的官员才现,天已经大亮了。
 
    这位年仅二十四岁的将领,他是真的怎么压也压不住了。
 
    王兄,对不住你的嘱托了,现在你的那个宝贝儿子所立下来的功劳,已经不是他一个威海卫的卫所能够接的住的了。
 
    这一次不但是他这个指挥使,连闵浙方面的联合水师总兵,也会一并朝着朝廷上面递过去请功的折子。
 
    在大名国皇帝又闹幺蛾子,朝廷方面人心不稳的时刻中,一场激动人心的大胜,一个有代表性的名将新鲜出炉,无论是对大名国还是对嘉帝来说,都是一个颇为好的吉兆。
 
    打定了主意的指挥使,将身上的袖袍挽了起来,开始恭恭敬敬的亲自书写起这片请功的折子。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